<span id="rdbsd"><blockquote id="rdbsd"><b id="rdbsd"></b></blockquote></span>
  • <ol id="rdbsd"></ol>
    <span id="rdbsd"></span>
    <optgroup id="rdbsd"><small id="rdbsd"><pre id="rdbsd"></pre></small></optgroup>
    <dd id="rdbsd"><output id="rdbsd"></output></dd>
    <span id="rdbsd"><output id="rdbsd"></output></span>

    <ol id="rdbsd"></ol>

    <acronym id="rdbsd"><sup id="rdbsd"></sup></acronym>

    <optgroup id="rdbsd"><em id="rdbsd"><del id="rdbsd"></del></em></optgroup>
    工會之家

    你好,李煥英 ——三八節獻給母親(寧艷凌)

    發布時間:2021-04-08

    我的“李煥英”是我的母親,出身農村,沒有文化,沒有優越的家庭條件,但卻很有顏值,是一位勤勞、善良、無私、偉大的女性。
    我小時候的記憶,母親就是村里的一枝花,蹦蹦跳跳的走在鄉間的小路上,肩上扛的、手里抱著的全是現在我們“以稀為貴”的野菜。因為家里貧窮,母親是家里的老二,也就沒有機會去上學,但是母親勤勞、聰明,小小的年齡姥爺就把他送到了以前的大隊里去掙工分兒,比如挖野菜、做飯、紡花等,母親挖菜比別人挖的多,挖的快,紡花也紡的好,紡的精,當然掙的工分也就高。全大隊里就屬我的母親能干,她整天就像小山雀似的走到哪里,哪里就有朗朗的笑聲。
    就是因為這樣的開朗樂觀的性格,被我嬸嬸看上介紹給了父親。當時的父親是在縣城里上高中,父親也是我們村唯一的一個高中生,這些都受益于我的太爺,因為他信奉的就是知識高于一切。他說,只要有機會,就一定要讓孩子讀書,哪怕砸鍋賣鐵。真是的,真是到了那個地步。聽爺爺說,為了讓我父親上學,真是賣了家里的好多物件。那時候上學都是一個月回來一次,幾十里地的都是走路回來,在家里呆上一天,又得趕回去而且還得背上一個月的口糧——麥子,往返二十多里地,很是辛苦。但父親很爭氣,學習很好,學校里的優等生。
    就是這樣的條件,我媽欣然同意了這門親事。因為父親沒有畢業,不能結婚,家里就剩下了爺爺,奶奶。媽媽除了工作以外,時不時的就到父親家里去幫忙,給老人洗洗衣服,做做飯,如果碰上有病有災的,還得耗上好幾天。母親就是這樣,三天兩頭的往父親家里跑,無微不至的照顧著爺爺奶奶,以前的活潑開朗的性格也變得有些憂郁了。時間一晃過去了三年,父親考上了西安的大學,母親的辛勞也得到了回報,他們結婚了。僅僅幾天的婚假,父親就又回到了學校,母親名正言順地挑起了全家的重擔,我和姐姐的出生讓母親顯得有些滄桑了。好在父親畢業了,分到了大西北工作(本來父親有資格分到繁華的大上海,但父親為了母親、我和姐姐能報上城市戶口,毅然選擇了去西北工作)。我們一家四口終于在一起了。
    這時的“李煥英”又重新回到了年輕時的模樣,有了笑容,變得開朗了。兩年時間不到,母親就有了新的工作。因為沒有文化,做飯好吃,父親就給他找了食堂的工作,又擔心工作累,害怕早出晚歸,多次征求母親的意見。在那個吃大鍋飯的時代,母親很愿意在食堂里工作,因為吃的好,餓不著,說哪怕不給工資,我也愿意在食堂里上班。就這樣,母親開始了她人生中的第一份正式工作。她起早貪黑、做飯、蒸饃、洗菜、切菜,累并快樂著,我們全家的生活也都更上了一個新的臺階。在食堂工作的那幾年里,母親年年被評先進。時光慢慢流逝,母親有了皺紋,有了白發,但她的性格還是那么開朗活潑,樂觀堅強。
    我的母親樸實、無私,她用自己全部的精力去呵護她的丈夫、她的三個女兒、她的幸福的大家庭。她用自己的一生告訴我們什么是愛的真諦,讓我永遠記住你——偉大無私的母親。
    你好,李煥英。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作者:鄭州市第六十三中學寧艷凌)

    友情鏈接    |    網站地圖    |    聯系我們    |    鄭州市第六十三中學微博

    版權所有:鄭州市第六十三中學  地址:鄭州市航海東路118號  ICP備案號:豫ICP備15003815號  郵編:450009  辦公室:66810696

      豫公網安備 41010402002245號  

    东京热一精品无码av