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pan id="rdbsd"><blockquote id="rdbsd"><b id="rdbsd"></b></blockquote></span>
  • <ol id="rdbsd"></ol>
    <span id="rdbsd"></span>
    <optgroup id="rdbsd"><small id="rdbsd"><pre id="rdbsd"></pre></small></optgroup>
    <dd id="rdbsd"><output id="rdbsd"></output></dd>
    <span id="rdbsd"><output id="rdbsd"></output></span>

    <ol id="rdbsd"></ol>

    <acronym id="rdbsd"><sup id="rdbsd"></sup></acronym>

    <optgroup id="rdbsd"><em id="rdbsd"><del id="rdbsd"></del></em></optgroup>
    科研動態

    課堂│做到這幾個“化”,離好課真的很近了!

    發布時間:2017-11-30

    2017年2月鄭州六十三中曾聘任王益民老師為我校教師專業發展顧問,源于王益民老師在教師專業發展方面給我校做過《把夢想變成一生的堅持》的報告,今日王益民老師的原創新作《做到這幾個“化”,離好課真的很近了!》很受認可和歡迎。特此轉發以供大家參考學習。

    聽的課多了,想的也多了,也讀了點理論的東西,寫了點課堂觀之類的文字,但總覺得離一線還有些距離,大家是不大喜歡“掉書袋”的,“文獻研究”一大堆,;>庉嬤可以,老師們就是不買賬。能不能更通俗地表達下自己對于課堂的理解呢?我看是可以的,“真佛只說家常話”嘛!我也來說幾句課堂的“家常話”,不對,是“家常‘化’”哦。

    一、課堂目標要“私有化”。課堂一定要有目標,寫不寫在備課筆記上、上課的時候“示標”不“示標”是教學常規,由各校教務處管。從一節課來看,“目標”就是你要和學生在這節課要抵達的彼岸,至少要做到心中有數。這些不是重點,重點是“目標是什么”,不能是割裂的“三維”;也不能是缺少“這一篇”“這一節”的“萬能目標”;當然也不能是一節課“難以承受之重”的數個目標。以上三個情況的目標有一個共性,那就是教師自己預設的,屬于“大鍋飯”的“公有制”目標。目標要“私有化”,就是目標來自于學生,根據學情,進行“私人訂制”。你給“人大附”七年級學生上一節課和給薄弱學校同年級上一節課,目標肯定不一樣。目標的“私有化”還有一層意思,就是進入課堂后,目標其實是動態的,要根據課堂的生成進行合理的調整。那些喜歡拖堂的老師大部分是因為太鐘情于預設目標。

    二、教學內容要“問題化”。文本是靜態的,如何有效地指導學生學習,老師要善于“搭橋”,將靜態的文本變成動態的問題,通過問題這把鑰匙來理解文本的內容。也就是說,要將“目標”雪藏于課堂問題之中,這雖然是一種預設,但不是憑空的想象,而是需要科學的設定。一般要遵循這樣幾個規律,一是文本的核心價值是什么,有些人喜歡漫由學生去學習,美曰:無預設課堂。問題來自于學生固然很好,但偏離了文本的核心,問題再巧,也只是細枝末節。二是學生有哪些問題,預習或課堂自主學習要讓學生提問。如,筆者預習作業就有“每課一問”,上課前選擇五個“最有價值的問題”,如,《趙普》一文是“最有價值問題”是:1.宋太祖為什么最后還是用了趙普推薦的那個人?2.趙普為什么再四推薦那個人?3.趙普小時候為什么不好好讀書?“寡學術”還能為相?4.“讀之竟日”,趙普不上朝嗎?5.第四奏為什么過些日子才奏?“每課一問”,讓提問看得見,說得清,解得妙,思在其中。三是“單元目標”,甚至是課程目標、核心素養之類的。所以,我們說教學內容“問題化”是一節課的核心,也是課堂能力的關鍵。

    三、問題研討要“‘對話’化”。這個說法有點拗口,其實就是“對話”,為了湊齊“化”而已。“問題”有了,如何解決,大部分課堂選擇了“問答”,師問、生答;答不對,換一個學生;再答不對,PPT出示“答案”;然后讀答案、抄答案(有的美其名曰“批注”)。我曾經聽過一節數學課,第一位老師連問兩位同學,答案都是錯的,最后點了課代表,如愿以償的對了,然后轉入下一個環節。這個活動是同題異構,第二位老師,第一位學生錯了,他點示了下;第二位也錯了,請這位同學上講臺實物展示,這位同學在解說自己答題的過程中悟得了錯在哪里。事后,我問第二位老師,為什么不讓第一位同學也“實物展示”,他說,第一位學生的錯誤不具有典型性。我們從“對話教學”的角度來看,第一位老師是“問答”,第二位才是“對話”。

    關于什么是“對話”,說起來有些復雜,但是“學生是‘老師’,老師是助手”,應該成為對話的原則,所以,我們樂見:問題由學生去發現,而不是設個精致的套,一步一步讓學生去鉆;規律由學生去探索,而不是結論先行,再去驗證;概念由學生去提煉,所謂“產婆術”,而不是背誦;文本由學生去解讀,而不是“深刻地”給予;實驗由學生去操作,而不是簡單的示范、演示,甚至Flash。老師呢?一裝,“裝傻充愣”;二煽,“煽風點火”;三挑,“挑撥離間”。

    四、主問題研討要“合作化”。前面說到的對話從形式上來看屬于“師生”對話,還有“生生”的對話,這樣就需要有合作性學習,很可惜,我們有些人,包括一些所謂的名師,他們以“考試不能合作”為由,拒絕合作性學習,對合作性學習存在著偏見和無知。其實,道理很簡單,合作性學習是和個體學習一樣,一種學習方式而已。到底是“個體”,還是“合作”,因任務而定。合作性學習之關鍵在于問題具有開放性,開放性需要借助前認知和資料包,進行總結、抽象、概括等,各抒己見,以實現有意義的學習。從這個角度來看,一些“小組合作”的問題設計過于表面化,過于拘泥于教材內容。綜合性學科,最應具有時鮮感、探究性和開放性。所以,我們贊同課堂的主問題可以考慮小組合作的形式來完成。當然,非主問題,只要有必要,也可以“合作”,如“兩兩”合作等。我一直認為,合作性學習不是一種模式,更不能模式化,但一定是一種思想,課堂里看不到“合作”,至少說明你的學習觀是有問題的。

    五、成果匯報要“多元化”。現實是,有的“小組合作”了,最后匯報還是個體的形式,不能把小組討論的結果陳述出來;有的則相反,開口便是“我們小組認為”,這也很可疑,尤其是開放性問題,不可能有統一答案的,何來“我們小組認為”?所以,我們說,答案始終是豐富多彩的,如何得知,研究成果匯報的形式要多元化。小組合作學習有幾個要點:一是合適的教學任務;二是充分的個體學習;三是有效的合作;四是合作學習成果;五是成果的評點。什么是“成果”?主要有兩類:問題理解與疑問。成果(文本的、口頭的、寫在白板或黑板上的)的提交有四種:全體提交、最快的幾組提交、有價值的提交、隨機提交。具體哪種,因任務、目標而定,這就需要老師擁有慧眼。發現問題,解決問題。當然,提交以后又是一輪新的對話的過程。

    六、課堂程序要“結構化”。好的課堂是結構化的,如同一首樂曲,有序曲、開端、發展、高潮、尾音等構成。課堂結構有一個緩坡向上的過程,浙江的肖培東老師“鎮江版”的《孔乙己》有這樣幾個問題:1.你們記住了我的生日,孔乙己的生日呢?那你們記住了孔乙己的什么?2.孔乙己身邊的人記住了孔乙己的什么?3.他們真的記住了孔乙己了嗎?這說明了什么?第一個問題起點很低,屬于“整體感知”;第二個問題關注小說中的人物對孔乙己的態度;第三個問題是核心問題,最后涉及了小說的“人情涼薄”的主題。肖老師的這三個問題,呈現了這節課的主要結構特點:低起點、鏈條狀、臺階式,且主問題突出。當然,好的課堂的結構不是一成不變的,而是由模式化向流變性演繹的。

    七、課堂結課要“形象化”。好的課都有一個漂亮的煞尾,或總結、或提升、或留下懸念,不一而足。尤其是總結,更為常見,誰來總結,還是學生,知識性內容可以來張“思維導圖”,非知識性的可以寫(說)點感悟,還可以進一步提出自己的疑問,留待繼續思考。三言兩語,把一節課的要點說出來,這本身就是一種思維的訓練,還因為有了結課,過程中學生也會不斷總結,好為最后總結提前準備,從而提升上課的效率。為什么說是“形象化”呢?正如思維導圖,直觀性強;或用關鍵詞幫助記憶。好的結課,能夠將點狀的知識變成網狀的結構,長期堅持,能轉化為自己的能力結構。

     

    友情鏈接    |    網站地圖    |    聯系我們    |    鄭州市第六十三中學微博

    版權所有:鄭州市第六十三中學  地址:鄭州市航海東路118號  ICP備案號:豫ICP備15003815號  郵編:450009  辦公室:66810696

      豫公網安備 41010402002245號  

    东京热一精品无码av